用户名:  密码:   验证码:        
加入收藏|设为首页|联系我们|填报系统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亚洲的经济刺激措施可能为煤炭续命

时间:2020-05-13 11:08来源:山东焦协网摘 作者:网络 点击:
分析师表示,尽管电力需求下降并存在环境担忧,但由于政策制定者优先考虑刺激受到新冠疫情创伤的经济,燃煤电厂建设活动将在亚洲推进。 国际能源署(IEA)上个月在一份报告中说

分析师表示,尽管电力需求下降并存在环境担忧,但由于政策制定者优先考虑刺激受到新冠疫情创伤的经济,燃煤电厂建设活动将在亚洲推进。


国际能源署(IEA)上个月在一份报告中说,由于抗疫封锁措施限制了用电量,今年化石燃料需求将急剧下降。


欧盟(EU)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和联合国曾说过,这是发起“绿色复苏”的难得机会,其中包括亚洲加入终止对煤电支持的全球趋势。


但是已经有迹象表明,中国以及韩国、日本等其他亚洲大国将把复苏资金引向陷入困境的、专注于煤炭的政府融资机构、设备供应商和建筑企业。分析师表示,这可能会造成上述趋势的短期波动,付出效率和损害环境的代价。


“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政府可能忍不住要投资火电,以帮助疫情过后经济复苏。” 碳追踪智库(Carbon Tracker)电力和公用事业联席主管马特•格雷(Matt Gray)表示。“这样的风险是可能造就高成本的火电,破坏全球气候目标。”


最近几周中国表示,将从2023年起允许更多省开始建设火电厂。此外,中国还加快了五个火电厂的建设项目,并向跨境电力传输线项目投资数十亿美元资金。中国生产和消费了全球近一半的煤炭。


4月中国煤炭进口较上年同期激增22%,交易员利用低价的机会囤积库存,并为国内需求复苏做准备。


亚洲的火电基础设施严重依赖中国、韩国和日本的政府扶持资金。


分析师们称,日本和韩国料将继续为越南和印尼等发展中国家的火电厂提供资金,以支持国家扶持的产业。为达成碳排放承诺,国内煤炭业务逐渐减少,损害了这些产业。


分析师称,很多计划中的燃煤电厂在经济上是不可行的,而搁浅的资产和数以十亿美元计的债务又给政府带来沉重负担。


煤电前景黯淡


全球燃煤电厂的长期前景黯淡。在公众和投资者的压力下,政府、银行和能源企业正在放弃化石燃料。化石燃料被视为2015年《巴黎协定》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.5摄氏度以内的最大风险。


环境专家说,这个目标看起来已经遥不可及,部分原因在于作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耗地区和最大增长市场,亚洲正在建设新的燃煤电厂。


据全球能源监测(Global Energy Monitor),全球计划或在建的燃煤发电能力约为500千兆瓦,投资成本为6380亿美元,其中逾80%建在亚洲。


就算新增的燃煤电厂不多,也将提高二氧化碳排放量,并带动澳大利亚及印尼等地的煤矿业需求。


上个月,日本前两大银行业者瑞穗金融集团(Mizuho Financial Group)及三井住友金融集团(Sumitomo Mitsui Financial Group Inc)宣布计划停止煤炭融资,不过相关调整并不适用于先前已经宣布的项目。


两家银行都没有公布规划中项目的细节,包括20亿美元的越南Vung Ang 2燃煤火力发电厂,环保人士警告称该电厂将对当地社区及整体环境造成灾难性的影响。


韩国民主党在上个月选举中胜出之后,宣布一项绿色新政,包括投资于更洁净能源,并停止煤炭融资。


东南亚


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(Wood Mackenzie)亚太地区首席煤炭分析师Shirley Zhang表示,在东南亚,与其它能源相比,煤炭受到的影响可能较小,因为在目前这种不确定时期,经济和社会稳定可能是优先考虑的因素。


与此同时,可再生能源在短期内也有坏消息,尽管分析师预计全球将普遍转向更清洁的燃料。


伍德麦肯兹估计,未来五年内,亚太地区可能有15万兆瓦的风力和太阳能发电项目被推迟或取消,因经济下行增加了融资成本,并促使重心转向更紧迫的经济优先事项。


“我认为,与可再生能源相比,煤炭实际上没有任何优势。”阿姆斯特朗资产管理(Armstrong Capital Management)的管理合伙人安德鲁•阿弗莱克(Andrew Affleck)表示。该公司拥有一只东南亚清洁能源基金。


“但随着可再生能源的融资在疫情爆发后受到限制,东南亚各国决策者可能会忽视环境影响,转而青睐中国建设和资助的燃煤电厂。”他说。
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推荐阅读
热门阅读
相关阅读